您现在的位置:

日常养生 >> 正文 >

玉兰油质量门:致癌、十级伤残,你敢用?

  玉兰油:被曝光含致癌物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昨天,记者在江宁路、南京路上的数家商场和超市调查发现,玉兰油、H2O+等专柜上均未发现被曝光的相关产品。玉兰油销售人员表示,未销售过防晒净白乳液,只有美白防晒润肤露和净白亮采修复霜。不过,记者在淘宝网等购物网站上发现,玉兰油防晒净白乳液仍然出售。其产地标为泰国,标价为90元/瓶(包含邮费)。H2O+水氧紧致晚霜在淘宝网等购物网站上仍有叫卖,标价为两百多元。

  生产玉兰油护肤品的宝洁大中华区对外事务部经理张群翔表示,玉兰油防晒净白乳液不在中国内地生产,在中国内地也没有销售。生产H2O+护肤品的奥思美容品(上海)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监江沁表示,今年6月,内地就已停止销售这款H2O+水氧紧致晚霜。

  这款晚霜为美国全进口,江沁说,检测报告出具后,公司立即与美国总部反映,第一时间将被检测的产品送到美国检测,其检测结果符合要求。

  医学专家表示,人体摄入大量丙烯酰胺,会造成皮肤多汗、红斑和脱皮,重者损害肌肉和神经系统。目前医院临床未发现使用化妆品造成丙烯酰胺中毒病例。

  对此,市食药监局建议市民尽量在具有一定规模的大型超市商场或者专卖店购买化妆品,避免购买到有质量问题的化妆品。

  十级伤残噩梦:玉兰油祸害我终生

  “惊喜,从肌肤开始”,这是玉兰油经典的广告词。

  走在街头,戴菲觉得行人都在看她。她赶紧低下了头。因为,今日不同往昔,她不再是别人眼中的美女,而是个脸上有“十级”伤残的女人。导致她毁容的,竟是备受现代女性青睐的玉兰油产品。

  “我的噩梦,从玉兰油开始,玉兰油毁了我。”2007年11月28日,40岁出头的戴菲,一边习惯性地用左手遮住自己那张布满鳞屑和黑斑的脸,一边向《法制周报》记者讲述她的痛苦经历。

  噩梦

  2007年以前,戴菲是一名建材商,在湖南岳阳和湘阴市场“有点名气”。在一定层面上,戴菲认为生意红火得益于她的那张漂亮脸蛋。加上她头脑灵活,善于捕捉商机,即使老公卧病在床,她也把生意打点得红红火火。

  2007年4月1日,戴菲来到湘阴天恒量贩店,兴致勃勃地购买了一瓶“玉兰油三重美白修复防晒乳”,随后,她的命运开始改变。

  当日下午,戴菲在使用了该瓶玉兰油之后,便开始感到异样,“脸上火辣辣的”。但是,她并没有产生怀疑,把这归于“当天的太阳有点大”。因为,戴菲使用玉兰油产品已经十几年了,和广大爱美女性一样,她非常信任这个品牌。

  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戴菲错了。

  连续使用三天后,戴菲的面部出现严重的过敏症状,“面部红瘢,糜烂渗液”。 戴菲慌了,丢下建材店的生意,急忙赶到湘阴县人民医院。医院的主治医生告诉戴菲,根据诊断,她患了“接触性皮炎”。

  而与此同时,戴菲上初中的女儿因没人照看,突发糖尿病和甲亢,住进医院。既要照顾中风的老公,还要照顾病床上的女儿,这几乎把戴菲彻底击垮。

  纠纷

  从医院出来,戴菲赶紧拨通了宝洁公司的电话。“宝洁公司有关负责人听完我的讲述后,告诉我过敏是正常现象,属于低概率事件。”戴菲回忆起与玉兰油生产商宝洁公司的第一次交涉,情绪开始激动。

  “怎么是正常现象呢?都糜烂了,还正常吗?”戴菲说,因为需要照顾家人,她没有时间与宝洁公司纠缠。加之她在天恒量贩店听营业员说,“这一批次的玉兰油有好几起过敏了”。因此,她没有太往心里去。

  不料,脸上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

  一个星期后,戴菲脸上长出了红色的小丘疹,搔痒更加厉害,并开始脱皮。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戴菲,再次拨通了宝洁公司的电话,“他(指宝洁公司的负责人)似乎对我讲述的事实有所怀疑,还质问我是不是购买了假冒产品。”

  为此,戴菲来到天恒量贩店,经向店员取证核实,证明她所购买的“玉兰油三重美白修复防晒乳”,确系宝洁公司生产。

  4月18日,在玉兰油长沙市场主管金灿群的陪同下,戴菲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与湘阴县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一致,戴菲患的是接触性皮炎,她回忆说,“湘雅二医院的医生给我开了些药,吃药后病情有所好转。但是,一停药病情马上恶化。”

  脸上总是搔痒,病情难以根治。5月6日,戴菲干脆丢下手中的生意和病床上的家人,专程来到广州找到宝洁公司,提出要在下午4时当面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谈谈。但是,工作人员告诉她,“老总是外国人,不管这些小事”,拒绝了戴菲的要求。

  这个答复让戴菲很气愤。她认为,“无论是哪国人,是什么企业,它总得讲法讲理,危害了消费者,就应当承担责任。”但是,宝洁公司的工作人员还是拒绝了她。

  带着愤怒,戴菲回到了长沙。

  鉴定

  6月29日,戴菲再次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就诊,医生诊断后得出结论,她已由接触性皮炎转变成为激素依赖性皮炎,“必须依靠激素维持,面部才能保持目前这种状态,否则还会继续恶化。”但戴菲面部出现沉淀的黑色素斑块将难以治愈。

  7月4日,戴菲向宝洁公司再次交涉,提出要求对方给予医疗费用、伤残补助、精神损害赔偿等共计30万元。但是,宝洁公司表示“不能接受”,随后也没有拿出有实质性意义的解决方案。

  这个时候,戴菲想到了向律师求助。律师告诉她,提出赔偿前,依照法律程序,应当进行伤残等级鉴定。10月23日,戴菲赶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委托进行伤残程度评定。

  10月28日,司法鉴定中心经分析认定,患者“系面部接触过敏性皮炎、激素依赖性皮炎继发色素斑”,构成十级伤残。随后,对检测结果不放心的戴菲,在律师的陪同下,在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第二次法医鉴定。结论显示,“受检人构成十级残;其后期医疗建议按日常门诊治疗费下限计算。”

  与此同时,戴菲聘请的律师,根据她的实际情况,将索赔的数额从30万元调整到50万元。

  维权

  直到11月初,戴菲还没有得到宝洁公司的明确答复。这距她4月4日第一次和宝洁公司交涉,已经有7个多月了,“家里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生意也做不下去了。”

  此前,戴菲曾经向律师咨询,尝试要求宝洁公司“先行赔付”。但是,宝洁公司除了在4月20日,由长沙市场主管金灿群陪同前往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看病时,垫付了医药费、交通费之外,仅仅为戴菲“报销”了不到2000元的医疗费用。如今,戴菲的面部状况还要靠激素维持,“以免出现更恶劣的症状。”

  而戴菲要求“宝洁公司总经理致电慰问”,跑到广州要求见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愿望也落空。但戴菲始终没有放弃维权行动。

  11月22日,戴菲终于等来了宝洁公司派出的代表进行协商。但是,一到协商现场,戴菲的心就“凉了半截”。对方聘请的不过是湘阴当地的一名律师,而非宝洁公司的本部员工,这意味着对方代表的权力有限。因此,这场协商没能进行下去,当对方表示仅能“进行几千元的人道性质的慰问”时,戴菲拂袖而去,她认为“宝洁公司太没诚意,没有真正承担责任的表现”。

  追查

  一场突然的变故,击垮了这个原本富足家庭的顶梁柱。

  直至今天,戴菲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因为非常偶然的因素和个体差异的原因,导致自己成为“万分之一的过敏者、极低概率事件的受害者”,还是因为宝洁公司的产品有问题,导致“这一批次的过敏者有好几例”。也许,这只能通过质检部门的检测,让检测结果说话了。

© http://jkcp.mzhwi.com  精神养生网    版权所有